导航资讯

主页 > www.75hk.com >

www.75hk.com

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价值认同危机原因分析及对策研究

发布时间: 2019-09-06 点击数:

  随着传统封闭、单质、权威社会的解体,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价值认同危机成为急需解决的难题。究其根源,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价值认同危机产生的原因有三:工具理性教育地位对价值理性教育地位的僭越;重“知”认知模式对思想政治教育合法性的影响;社会价值的多元与实践结果的非当下对应对思想政治教育信誉程度的影响。基于危机产生的原因,解决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价值认同危机的对策有四:学科融合;融文明发展史于思想政治教育中;专题教学与普遍介绍相结合的教学方法的使用;大型实践的跟进。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随着传统封闭、单质、权威社会的解体,个体价值观与社会价值观的冲突已成为常态,原来个体价值观与社会价值观同一的局面已被打破,表现出典型的社会价值认同的无序与冲突。生活方式、价值取向和文化模式的改变与混乱,使得主流价值的重构与认同成为焦点问题之一。

  所谓的价值认同就是指价值理想、价值取向和价值标准等方面的一致性和统一性。在实际生活中表现为寻求基本理想、信念的归属感和认同感;在社会生活中表现为对特定集团(党、军队等)行为方式、价值追求、道德规范的信赖、忠诚和践行。价值认同是集团内部凝聚力的源泉。[1]

  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是我国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的灵魂和核心,大学生身上个体价值与社会价值的冲突表现尤其明显,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经历着前所未有的价值认同危机。这一认同危机往往表现为对思想政治教育知识理性、科学性的不认同;或者是不认同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践效果,认为思想政治教育往往是假的、形式主义的或者是没用的。在大学生群体中表现出的认同危机以大学生的消极反抗形式体现出来,“逃课”“不听课”、对思想政治教育类课程不感兴趣等,严重损害了思想政治教育的实效性及价值。那么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认同危机的原因是什么,以及如何应对认同危机,是当下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急需解决的难题。

  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所出现的认同危机与现代大学教育中人们对学科评价机制标准的工具理性化是分不开的。现代社会,工具理性盛行,经济利益成为了社会生活统一化的衡量标准,货币成了人人都必须在意和认同的语言,而以人的精神为诉求对象的价值理性,面对现代社会崇尚市场、重视经济价值的标准体系,难以获得包括高校在内的社会认同,一定意义上表现为价值理性教育地位的被僭越。韦伯曾说过:专家没有灵魂,纵欲者没有心肝。价值理性的神圣气息在现实利益的冲击下,被忽视或简单淹没,或由于缺少学科地位的优势,或缺少实践者,而显得羸弱不堪,最后思想政治教育面临着成为知识,或教条化的危险。大学生面对这样的社会现实,对思想政治教育的价值很难做到全面认同,认同危机随即产生。

  人类认知事物讲求“名正言顺”,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在认知过程中,强调“名”之定,定“名”后,以言顺,来谈认知事物的合逻辑性,这是正常的认知过程。现代分科教育是以对事物的认知为主体的,认知事物的合逻辑性是最重要的认知模式。老子曾经说过:“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这里“美”“善”作为价值判断,与“名”的思维认知判断是不同的,“名”强调事物是什么,而“美”“善”是主体“选择”与“不选择”的问题,是主体的价值取向,虽然两者密不可分,但二者是有明确区别的。认知判断模式是对事物的认知模式,价值判断是在对事物认知基础上的取舍态度。现代大学分科教育往往是以介绍事物是什么为主体的,强调认知的合逻辑性,这种思维模式由于思维惯性运动,泛化到了价值教育领域,大学生对应以价值判断为主体的思想政治教育学习,审慎的进行着认知判断,思想政治教育的合法性在认知判断中大多被怀疑,思想政治教育的合法地位遭到了不程度的破坏。大学生面对无法得到认知逻辑认同的思想政治教育,在思维世界里对思想政治教育的不认同在酝酿着,顺带着也瓦解了思想政治教育的价值和神圣性。

  多元论是我们这个时代文化多元发展的必然结果,从深层上表征着我们这个时代人类思想的内在精神气质。在一个多元化的社会中,价值多元是基本的主张。英国学者乔治·克劳德论述了价值多元论的基本观点:“……基本的人类价值是不可还原的、多元的和‘不可公度的’,它们会而且常常会彼此冲突,使我们面临艰难的选择。这种观念具有四个主要成分:普遍性、多元性、不可公度性和冲突性。香港神算孑,”[2](P2)

  未成年人犯罪的草蛇灰线,大多是成年人自己种下的因果。这显然不是一个轻松的结局,但如果能延续影片带来的思考,也未尝不是一种有益的尝试。【详细】

  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对古籍阅读和收藏产生浓厚兴趣,古籍拍卖行业呈现出勃勃生机。原来在艺术市场上比较小众的古籍,逐渐开始吸引收藏者的眼光,古籍拍卖屡创新高。【详细】

  设立云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有助于云南进一步主动融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建设、西部大开发、创新驱动发展等国家重大战略。【详细】

  8月26日,国务院批复新设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等6个自由贸易试验区。自贸试验区又添新成员,沿海省份自贸试验区实现了全覆盖,并首次在沿边地区布局自贸试验区,不仅参与面扩大,更重要的是,拓展了对外开放广度和深度。【详细】